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 >> 新消費頻道 >> 正文
    當心!野蠻生長的醫美App正在制造“美麗陷阱”

      ——補貼提成,激勵造假。做過整形的人,一般都不太愿意承認,但平臺上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人愿意分享自己的整形經歷呢?

      實際上,一方面,平臺方會以補貼的方式,激勵用戶分享案例;另一方面,醫美機構也會直接給“帶客”“引流”的“中介”不菲的提成,這已經成為行業內公開的秘密。

      于是,眾多分享整形經歷的醫美博主成了“托兒”,不少機構還雇有專業“寫手”團隊,手握多個水軍賬號。

      “寫帖文分享自己的‘血淚’整容史,歷數自己數次失敗案例,最后終于找到了靠譜的醫師,實現華麗轉身,這類文章最容易騙取讀者的信任。”王芮說。

      王芮告訴記者:“有些醫托甚至‘欲擒故縱’,在文中聲稱自己不是‘托兒’,不點明具體的機構,從而吸引用戶紛紛找她私聊。她再根據每個人的不同需求,編造各種經歷,將用戶‘帶客’去某家機構,并收取不菲的提成。”

      ——包裝美化,競價排名。醫美平臺還存在“出錢多內容靠前”的競價排名現象。

      “從商家入駐,到帖文發布再到展示位置,都不是免費的午餐。”王芮說,為了進一步擴大“吸金”能力,醫美App對機構、醫師審查“寬松”,對前置展示位收取高額費用,幫機構虛假刷單刷評論,甚至過濾掉用戶對合作商家的投訴曝光。

      “平臺對用戶是免費的,只有用戶掏錢消費,平臺才有盈利、提成,因此都會站在商家立場上坑用戶。”王芮說。

      “野蠻生長內容失控”的醫美App需嚴管

      據德勤咨詢公布的報告顯示,中國醫美2017年的市場規模達到了1925億元,居全球醫美市場第二位。德勤預計,2022年中國醫美市場有望達到4810億元,居世界首位。

      一方面是快速膨脹的市場需求,一方面是有資質的機構、醫師供給不足,由此產生了巨大的市場缺口,催生了很多打擦邊球、非法行醫的醫美機構。

      這些機構大多依賴線上App做宣傳、引流,湖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朱國瑋說:“線上宣傳造勢,線下機構資質存疑,手術質量不高,售后難以得到保障,導致醫美行業糾紛、投訴居高不下。”

      朱國瑋告訴記者,目前市場上的醫美App,大多采用“類大眾點評”模式,為線下的各醫美機構導入流量。App用內容、服務吸引用戶成為潛在消費者,又和商家機構有著密不可分的利益關聯。

      他分析,由于沒有實體技術、資源,服務同質化,醫美App平臺處于整個醫美行業的下游。面對競爭,平臺對入駐機構資質審查時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”,用較低的廣告費用吸引“劣質”機構,出賣消費者信息給商家,用非法手段牟取利益。

      多位業內人士指出,平臺吸引用戶是前提,但導流、分成、廣告才是真正的吸金來源。因此,用戶信息泄露、入駐機構刷單、虛假內容發布、選擇性屏蔽真實投訴帖等現象屢禁不絕。

      另外,片面夸大醫美效果、推崇過度醫美、隱藏醫美風險,也成為醫美App的“通病”。

      用戶“粘度”難以持續是醫美App商業模式面臨的一大困境。“醫美行業中的核心資源是優秀整形醫師,一旦用戶找到了滿意的醫師,線上消費就會轉移到線下,平臺可持續發展能力存疑。”朱國瑋說。

      長沙多家醫美機構負責人建議,對于醫美App普遍存在的“失范”行為,期待有關部門“精細監管”。否則,任由平臺擾亂市場秩序,容易出現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惡性循環。

      朱國瑋認為,對于虛擬化的平臺軟件,需要相關部門使用先進手段,采取督導結合的方式,有效提供管理服務。另一方面,線下醫美行業亂象也亟待嚴格監管。“醫美行業作坊式經營、醫師掛牌‘走穴’、手術效果質量堪憂等問題,亟待相關部門關注。”

      對于醫美App自身發展而言,需要進一步完善商業模式,擺脫完全依靠廣告分成的商業困境。

      “優質平臺可以利用大數據信息,做類似‘醫療美容師缺口’等醫療整形指數預測分析”,朱國瑋建議,“也可以和專業機構合作,做醫師培養、實體投放等業務,回避產業弊端,真正做大醫美App的商業前景”。(應受訪者要求,部分采訪對象為化名)

      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 謝櫻

    2頁 上一頁  [1] [2] 

    搜索更多: 醫美






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栞赏网